Article Details

黄玉沛:博茨瓦纳留学见闻——从在SADC总部查资料谈起



   
    今天去了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总部SADC查资料,上午正值各国大使来开会,总部图书馆管理员忙去会务,下午开门。我在犹豫要不要等到下午,没想到前台女士很负责的问清我的来历后,打电话让里面的行政人员接待了我,一位很漂亮的lady过来,带我去她办公室,里面堆满了关于SADC的最新资料。一句“杜麦拉”(你好的意思),打消了彼此的生疏感,当得知我是从station步行来到总部的时候,很是吃惊,why do you punish yourself ?为什么不打车过来呢?关切的话语自始至终,临走时还不忘免费送我一些最新的资料,当得知我们学校也有非洲研究中心后,很慷慨的送了份SADC行政区划地图,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下午见到了图书馆管理员mari,一位很有涵养,很有礼貌的中年妇女,帮我找了很多资料,还不停的说thank you ,让我受宠若惊。通过与她闲聊,原来她是博大的在读博士,论文方向竟然给我相似,言谈举止见,很大方的让我把一份80多页的专业文章复印,临走了还送给几本书,全部免费,这样的待遇,在国内不敢奢望。
    回想,跟着舒老师踏上学习非洲史的道路,开始有点迷惑、有点底气不足,非洲有什么历史呢,有什么可以值得研究呢?它是人类的发源地?但是西方不承认黑人是非洲历史和文明的创造者,他们在讨论“含米特假设”(the Hamitic hypothesis),除了殖民主义,白人与黑人围绕着奴隶贸易、土地争夺,到泛非主义,非殖民化运动,在非洲这片大陆上,剩下的只有血与泪。还记得电影《血钻》里面西非小国sierra leone政府与反政府武装之间那种杀人如麻,草菅人命的场景,不禁对这片大陆充满恐惧。
    还好,导师研究非洲从经济领域开始,渐渐的,耳濡目染,才发现非洲的经济史,区域经济组织还是很有必要研究的,因为以前没有人专门研究,我们是探路者,容易出成果。围绕着非洲区域组织,师兄师姐们已经把东非共同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非洲统一组织,非洲联盟,南部非洲发展协调会议,南部非洲共同体等有了比较深入的研究,轮到我们三个了,还有很多可以写的东西,非洲开发银行,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南部非洲关税同盟,虽然研究学习的领域很开阔,但是前提必须要耐得住性子,好好整理资料,总结信息,最好是能够实地考察。
    还记得,大约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舒老师带我们去拜访在沪的达之路国际控股集团,老总何烈辉先生是感动非洲的十位中国人物之一,他的企业也是感动非洲的十大企业中唯一的一个私企,此外还有一大堆头衔,真正见了面,原来才发现他并不是想象的大腹便便的老板肚,模样偏瘦,其貌不扬,放在人群里,根本找不出来。但是,通过交流,才发现,他的视野是如此开阔,给我们建议,要想真正的做好学术研究,必须要亲自去非洲,亲自感受,自己的切身体会别人没办法传授给你。于是,我们决定出发啦。当然,要感谢国家20+20项目的资助,我们很荣幸的走出国门。 
    但是,真正的来到了这块大陆,在南回归线上的内陆小国博茨瓦纳,原来非洲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冲突不断,相反,更看到了这个国家文明的一面。在博茨瓦纳大学,公共卫生特别干净,进了卫生间,非常清新,舒服,没有半点异味。校园里的车虽然很多,但是他们非常遵守交通规则,遇到行人在前面,汽车远远的就开始减速、让行,从来没有像国内那种惊悚的感觉,汽车从胳膊旁边飞驰而过。来到博茨瓦纳,同样感受到了什么是民主,这里的民主不是国内那样的党代会,大家一起喝喝茶,拍拍手,举举手,表决通过。记得有一天晚上,研究生区域的所有研究生被通知晚上八点有个聚会,但是不知道是在讨论什么,谁参加,谁组织,等到八点了,我们过去的时候,发现,原来大家都很自觉,小小的露天休息厅,已经围满了人。我听到有人在讲博茨瓦纳宪法怎么怎么样,应该修改,我们要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力,研究生的选举权还不够大,要怎么怎么来向学校反映,有人挥着胳膊在慷慨激昂的演说,激情澎湃,一会,换了另一人,同样是滔滔不绝。虽然他们英语口音有点重,没听太懂,但是为他们争取自由民主的精神所折服。
    谈到我们查资料的经历,真是太惊讶啦。堂堂的国家档案馆、财政部、国家银行、农业部,要去里面找人查资料,在中国是想都不敢想,但是,我们在这里办到了,而且受到很热情的服务,而且全部是免费查找、阅览。王把自己的论文结构给农业部的图书管理员看,上面列满了要找的论文资料,没想到管理员,很认真的坐下来,逐个检索,弯下身子找出来厚厚的书,亲自送到面前。这样的服务,这样的态度,在国内不敢奢望。
                                      (黄玉沛于2012年2月23日)


发布者: shcasadmin
发布日期: 2/23/2012
浏览次数: 499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