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张忠祥教授为《中国纪检监察报》撰文:《南非的种族隔离及族群和解》

发布日期: 12/26/2016  作者: 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 507   Return


 

        张忠祥教授为12月26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撰文:《南非的种族隔离及族群和解》。该文是《中国纪检监察报》2016年与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共同推出的“非洲史系列”专题的第十篇。本文向读者介绍了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兴衰,以及非国大领导人为族群和解所做出的努力。


        张忠祥教授为12月26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撰文:《南非的种族隔离及族群和解》。该文是《中国纪检监察报》2016年与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共同推出的“非洲史系列”专题的第十篇。本文向读者介绍了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兴衰,以及非国大领导人为族群和解所做出的努力。  



         以下为正文内容:



        南非种族隔离时代的一块指示牌,上面用英语等语言写着“这些房屋与设施为白人专用”。


        南非原来是一个严格实行种族隔离制度的国家,形成白人是老爷,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长期遭到歧视和奴役的族群关系,因此在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这种情况到上世纪90年代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94年新南非的诞生宣告了白人种族主义统治在南非的终结,开启了族群和解的新历程。


        南非种族隔离的由来与强化


        南非的种族隔离制(Apartheid),作为政治术语是从1948年南非国民党上台执政后才广泛流行起来的。但是这一制度的缘起,可以追溯到开普殖民地的建立之初。


        南非这块大地原来是科伊桑人和班图人的家园。科伊桑人分为科伊人和桑人两部分,前者又叫“霍屯督人”,后者又叫“布须曼人”。他们的肤色淡黄,桑人主要从事狩猎采集,而科伊人则有少量从事畜牧。班图人是非洲黑人的重要一支,班图人大迁徙在历史上持续了近两千年,向南迁徙的班图人抵达今天的南非,他们主要从事农业生产。自1652年荷兰海军军官范·里贝克登上开普后,南非就开始了种族不平等的历史。


       范·里贝克在南非登陆的目的是为了给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只提供补给,向他们供应新鲜肉类和蔬菜。1659年,范·里贝克帮助白人“自由民”抢占科伊人土地,从桌湾到法尔斯湾建起一道篱笆,圈了6000英亩土地,这是种族隔离的最早尝试。1685年,殖民当局下令禁止白人和黑人通婚。从1658年起,黑奴制被引进开普殖民地,黑奴的数量很快超过白人移民。为了管理黑奴,殖民当局于1760年规定黑奴要携带“通行证”。


       1806年英国统治开普殖民地后,继续荷兰的种族主义政策,并在三年后正式颁布了《通行证法》,规定科伊人必须与白人订立劳工协定才能获得通行证,否则将作为“游民”受到惩罚。1812年又发布《开普学徒法》,规定黑人儿童满8岁后,要在白人农场当“学徒”,这种学徒制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奴隶制。


       1910年南非联邦建立后,种族不平等愈演愈烈。南非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全部掌握在白人手里。1913年颁布的《土著人土地法》禁止黑人在“非洲人保留地”之外占有或购买土地,而所谓的“非洲人保留地”总共约900万公顷,仅占南非领土的7.35%,而且由100多块互不相连的土地构成。1936年颁布的《土著人托管和土地法》,使“非洲人保留地”占南非领土的12.7%,以此作为非洲人与白人之间最终的土地划分。


       1948年南非国民党政府上台后,制定和修改了60多项种族主义法律,将南非已有的种族歧视和种族压迫制度推向极端。如1949年通过的《禁止杂婚法》规定,不准欧洲人与任何非欧洲人通婚。按照此项法律规定,一个牧师要是替一个欧洲男人和一个非欧洲女人证婚,那他就将被判十年苦役,哪怕那个女人只有1/16的黑人、印度人或犹太人的血统。1950年通过的《人口登记法》和《集团住区法》使种族隔离制度进一步系统化。前者规定凡是年满16岁的南非居民要领取注明所属种族及其外貌特征的身份证,后者划定了各个种族的特定居住地,不同种族之间实行隔离居住。


       南非国民党政府在上世纪50年代实行了“班图斯坦计划”,“班图斯坦”又称为“黑人家园”,南非在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共建立了十个所谓的“黑人家园”,所有南非的非洲人都被划归某个黑人家园。城镇地区的非洲人被剥夺公民权利,他们的住所只能租用而不能拥有,因此形成了流动劳工制度,并在约翰内斯堡郊区形成了巨大的贫民窟——索韦托。


       在种族隔离制度下,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不仅在政治上无权,在经济上受剥削,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也受到全面歧视。如《铁路和港口使用法》修正案,加强了火车和轮船上的种族歧视,黑人和白人不能共用一个车厢或一个船舱,甚至飞机的座椅、厕所的手巾都实施种族隔离措施。


       南非人民的斗争及新南非的诞生


       对于南非广大黑人和有色人种而言,最大的愿望是废除种族隔离统治,实行种族平等。在南非人民反抗种族主义的斗争中,“非国大”逐渐成为这一运动的领导核心。1912年,“南非土著人国民大会”在布隆方丹宣告成立,约翰·杜比被选为第一任主席,1923年改名为“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简称“非国大”),旨在维护非洲人的民族权益,反对白人的种族主义统治。1926年2月,“非国大”在布隆方丹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严厉谴责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和压迫制度,要求修改宪法,保证全体居民不分肤色一律平等。由于其领导人大多是政治上温和的上层非洲人士,如酋长和律师等,主张在合法范围内进行非暴力反抗,加之早期民族主义者脱离下层群众,所以成效有限。这种状况到上世纪40年代才有了明显改观。


       在黑人群众运动的推动和种族矛盾日益尖锐的形势下,“非国大”开始调整策略。二战期间,很多年轻的黑人工会活动家和知识分子参加“非国大”,为组织带来了活力。1943年,“非国大”当中的年轻人建立了“非洲人国民大会青年联盟”。青年联盟的骨干是一批激进的、有才干的青年,纳尔逊·曼德拉就是其中的代表。在青年联盟的推动下,“非国大”制定了更激进的纲领和策略。1949年,“非国大”通过《行动纲领》,提出“反对任何形式的白人统治”等政治口号,决定冲破合法斗争的局限,采取积极抵制、不服从、不合作的方式,发动罢工和群众运动,以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统治。


       1960年3月,“非国大”在反对《通行证法》的“沙佩维尔惨案”后,被南非当局宣布为“非法”组织,它的一些主要领导人流亡国外,国内组织则转入地下。此后,“非国大”提出了进行武装斗争的主张,并于1961年12月建立了军事组织——“民族之矛”,由曼德拉任司令,领导武装斗争。1962年,曼德拉等领导人被捕入狱,关押到罗本岛的监狱中。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南非白人政权在国内人民的长期反抗和国际社会的制裁下,不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实行种族隔离统治,进行了若干的改革。与此同时,“非国大”及时调整斗争策略,提出政治解决南非问题的主张。1990年2月,南非总统德克勒克宣布,取消对“非国大”等组织的禁令,释放曼德拉。1991年2月至6月,共有80多项种族主义法令被废除,还有近140项立法中的种族主义内容被删改,其中最主要的是废除了作为种族隔离制度支柱的几项法律,即1913年的《土著人土地法》、1936年的《土著人托管和土地法》、1950年的《人口登记法》和《集团住区法》等。


       1994年4月,“非国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获胜,曼德拉当选总统,宣告了新南非的诞生。


        族群和解新历程


       新南非之所以会比较顺利地诞生,与“非国大”及时调整政策分不开。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形势的发展,“非国大”认识到,南非仍处在“民族民主革命”阶段。1992年5月,“非国大”通过一项议案,强调通过实施切实可行的总体发展战略,调整南非经济结构,建立强大、充满活力和均衡发展的国民经济,同时积极稳妥地进行社会财富再分配,满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


       南非新政府成立以来,先后颁布实施了“肯定行动”和《黑人经济扶持计划》等法规,以推动并帮助黑人在经济上得到发展。前者强调的是纠正就业机会方面的不平等。后者强调的是资源(生产资料)的分配,促使黑人能够有实质意义地参与经济活动,为黑人经济发展争取资金。1994年至2004年间,南非建成160万套住房,新建700所卫生所,900万人得到罐装饮用水供应,为640万人提供了新的卫生设施,450万儿童从小学营养计划实施中受益,社会救济覆盖人群从290万增加到740多万。


       曼德拉上台执政以后,注重族群和解,最大限度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他采取措施安抚白人情绪,以稳定社会经济。他在政治上组建民族团结政府,大量留用白人官员和技术人员,保护白人的经济利益。正如曼德拉所言,“我为反对白人种族统治进行斗争,我也为反对黑人专制而斗争”,“让黑人和白人成为兄弟,南非才能繁荣发展”,“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


       1994年5月10日,世界政要云集南非,曼德拉在这一天宣誓就任南非总统。在参加典礼的宾客中,还有詹姆斯·格里高利和珀西·尤塔,前者是曼德拉坐牢期间的狱警,后者是1963年审判时力主将曼德拉判死刑的检察官,曼德拉还专门设宴款待了他,令世人赞叹不已。


       曼德拉从自己身边安排白人保镖开始,一点一滴地做着和解工作。他邀请前白人总统德克勒克担任副总统,前南非军队总指挥官乔治·梅林在新的南非国防部队中留任原职。曼德拉不计前嫌,允许前司法部长、曾囚禁过他的科比·库齐担任参议院主席。



      对于南非黑人来说,橄榄球是白人专属运动,是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象征,主要由白人组成的南非橄榄球国家队也遭到黑人抵制。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曼德拉促成南非成为1995年英式橄榄球锦标赛举办地,而这次赛事也成了南非族群和解的一环。决赛在南非与新西兰之间进行,那天,曼德拉穿上了绿色与金色相间的南非队队长6号球衣、头戴羚羊队球帽出现在赛场上,球队士气大振,最终一举夺魁。


       由于在族群和解方面所做的贡献,2003年曼德拉85岁生日时,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致电祝贺,称他为“和解与和平的楷模”。1997年,79岁的曼德拉宣布辞去“非国大”党内主席的职务,将担子交给了年轻的姆贝基。


        时至今日,新南非诞生已经20余年,南非总统经曼德拉、姆贝基,再到今天的祖马,“非国大”一直执政至今。南非于2010年底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南非同时也是非洲唯一的G20成员国。但南非国内的挑战也是比较严峻的,一方面,近年来经济发展滞缓;另一方面,白人对黑人掌权后的表现比较失望,而广大黑人群众对于白人仍然把持经济命脉也颇多怨言,南非国内族群和解的道路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