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西方在非洲为何输给中国

发布日期: 6/12/2016  作者: 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 297   Return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5月22日刊发题为《关于非洲,中国所知的恰是西方所不知的》的署名文章,作者郭令仪在文章中称,过去五个世纪以来,非洲在西方的想象中呈两极化。一个极端是,非洲是一座备受上帝宠爱的宝库,是可用作免费劳动力的奴隶来源地,还是一片充满丰富自然资源的广袤土地。另一个极端是,非洲需要拯救,人们贫困无助,西方人可以在那里实现其传教士般的英雄主义幻想。

       文章称,然而,在21世纪初,一个截然不同的非洲故事渐渐浮现,这对西方关于非洲的想象提出了挑战。从尼日利亚到肯尼亚,从安哥拉到埃塞俄比亚,非洲如今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之一,年增速达到4%以上。非洲并非需要拯救的大陆,而且正在成为下一个提供发展和经济机遇的伟大前沿。西方如果要加入到这个新的非洲故事中,那么与非洲建立新型关系很关键。

       中国比西方尊重非洲

       2000年,《经济学人》杂志刊登了一篇封面文章——《毫无希望的大陆》,文章指出,非洲无可救药,未来注定野蛮和发展不足,因为其社会制度落后,统治腐败。几年后,这一情节面临彻底颠覆,因为对于日渐崛起的东方超级大国——中国——的战略利益而言,非洲大陆变得至关重要。

       文章称,尽管中国已与许多非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甚至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就参与帮助非洲大陆的反殖民斗争,可是中国在这个大陆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小的。

       然而,在21世纪伊始,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工业化阵痛,它开始意识到非洲自然资源和农矿产品丰富,有尚未开发的广阔市场,是具有长期战略价值的地方。通过利用各种不同的工具,包括扩大贸易、投资、贷款和基础设施援助,中国成了在非洲占主导地位的外国势力,以及那些期待追赶中国飞速发展脚步的非洲国家颇为青睐的合作伙伴。

       在西方,中国对非洲的投资常常被描述为新殖民主义,或者剥削利用。当然,在中国广泛涉入过程中的多个方面和多个事件可以被渲染成这样。中国涉足非洲当然也是由其自身利益所决定的,而非出于利他主义。但是,这一批评没能讨论的是,中国如何在非洲变得如此成功。

       这一问题的答案是,中国在本质上未将非洲看做需要拯救或说教的大陆,而是将其作为商业交易中的长期合作伙伴来对待。中国并没有展现自我标榜的传教士热情,而是基于互惠互利的基础,向非洲国家传达无关道德的、有说服力的信息。

       这样一来,中国比西方政府和非政府组织更尊重非洲,后者视非洲为无可救药的、需要管教的孩子。相反,中国达成商业交易,用贷款、基础设施援助和商品来换取非洲的农矿产品、政治支持以及进入其广阔市场的许可,同时让非洲人自己寻找其问题的解决办法。

       文章称,西方媒体一贯谴责中国在与非洲政权打交道时采取无附加条件的态度,以此证明这对非洲人民是种伤害。然而这实际上说明了西方对许多非洲人的世界观缺乏了解。

       事实上,中国自己对民族复兴的描述是,一个曾被西方帝国主义欺辱但已设法重振自己、成为强国的非西方国家。这在非洲有深刻共鸣。西方需要吸取的正是这一教训。还有一个需要了解的事实就是,实际上,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社会中,西方的民主制度尚不容易被采用。

       非洲故事已发生改变

       文章称,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从中国的投资浪潮,到对大宗商品的旺盛需求以及日益推进的现代化进程,非洲国家在过去15年中已经开始跻身全球发展最快国家的行列。从2000年到2010年,非洲国家的平均经济增速是5.4%,这使非洲大陆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

       非洲未来将发展成为世界舞台上日益重要、持续高速增长的地区。这主要是因为两个因素:非洲继续推进城市化和非洲年轻的人口。前者将使其不再主要是农业地区,而后者将使非洲大陆到2034年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劳动年龄人口。

       非洲目前仍然主要依靠农业,仅有37%的人口住在城市。不过,它已经仅次于亚洲,成为全世界城市化速度最快的大陆。因为城市经济通常比农村经济的生产水平高出两倍,所以非洲大陆的城市化进程将带来消费支出的显著增长、工业化的显著推进以及规模经济的显著提升,所有这些都为企业家带来更大的机遇,让他们能够在市场飞速发展的最初阶段成为这些市场中的领头羊。

       在未来15年中,预计非洲的消费支出将增至2.2万亿美元——是如今消费水平的三倍。非洲大陆的特大城市,如开罗、拉各斯和金沙萨,其队伍不久将扩大,罗安达、内罗毕、亚的斯亚贝巴及其他许多城市都将加入其中。在城市生活如此爆炸性扩张的情况下,服务业的整个链条将成为需要,这将为本国企业家及全球企业家带来巨大机遇。

       文章称,未来几十年,西方和亚洲的许多工业化国家都将经历显著的老龄化趋势,因为其人口不再生育同样多的孩子,而人类寿命继续延长。非洲已经拥有全世界最年轻的人口,到2034年,非洲将拥有11亿劳动年龄人口,这使其成为全世界这一群体人数最多的大陆。

       在过去15年中,非洲的现实和前景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从被西方著名媒体嘲笑的“毫无希望的”大陆,非洲现在被预测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拥有快速城市化和不断壮大的市场。非洲时代已经到来。

       西方需要新非洲战略

       未来几十年将见证非洲迈向全球经济中更为核心的位置,而不是像曾经那样处于边缘地带。非洲大陆地域辽阔,相当于美国大陆面积的近四倍,年轻的、日益增长的人口,以及一个快速城市化、迅速增长的时代,这些将确保对于我们如今这个时代的全球商界和政界参与者而言,在非洲的影响力至关重要。非洲国家将在全球事务上发出更响亮的声音,而且在经济规模日益扩大、经济日益强大的情况下,它们最终将获得显著地位。

       文章称,在现代,西方长期忽略非洲,要么将其当做无可救药的废物,不放在心上,要么简单地只在资源、安全和防务问题上考虑非洲。中国的进入突然改变了非洲一直处于其想象中的这一范式。在过去,西方作为资金和技术的持有者,拥有垄断地位,非洲国家不得不迎合西方,以获取其中之一,或者二者都要。但如今,中国的存在为非洲国家提供了替代选项,使西方国家传统的政治干预权减弱。随着更多的国家,比如印度、巴西及其他国家,致力于在非洲大陆获得影响力,非洲国家处于前所未有的地位,其战略选择优于之前的任何时候。

       尽管中国在非洲大陆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可是西方,尤其是美国,仍拥有重要优势,包括拥有更透明的政治模式;在特定的重要部门,拥有更好、更成熟的技术;以及拥有获得认可的全球品牌,而这是中国仍缺少的。然而,这些优势并非永远都能确保拥有,事实上,优势的窗口期日益缩短。因此,随着非洲大陆未来的地位日益显著,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必须开始重新评估其在非洲大陆的态度及战略,以巩固与非洲国家的伙伴关系,这非常重要。

       西方如今拥有重新调整与非洲关系的机会——从黑暗的历史中摆脱出来。这段黑暗历史始于剥削性的帝国主义,而更近的历史则打上了家长制的印记。现实是,非洲如今是一个充满抱负和活力的大陆,西方国家是时候开始将非洲作为平等伙伴对待了,是时候了解其自己定义的目标和需求了。

       “白人的负担”这类论调只继续存在于西方的思维中,而曾经导致非洲人自我束缚的态度如今只是束缚了西方了解非洲潜力及未来的能力。放弃这一思维的时机就是现在。否则,西方在非洲的影响力将继续消退,而且比我们所能想象的更加迅速。




来源:
http://www.fmprc.gov.cn/zflt/chn/zxxx/t13705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