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人才流失,非洲社会发展的羁绊

发布日期: 8/26/2016  作者: 网站管理员   浏览次数: 187   Return


       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贫民窟,由于基础设施欠缺,小学生们每天需要乘船到搭建在水上的“漂流学校”上课。贫穷落后,教育不发达正是导致非洲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之一。

  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20亿美元,肯尼亚教育科技部长弗雷德·马蒂安吉日前向媒体给出了这样一个数字,这个数字代表非洲国家因医务人员外流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可以说,人才流失给非洲带来严重的危害,有人将之比作非洲发展的“制动器”,阻碍了非洲经济和社会发展。

  1/4的非洲医生和1/20的非洲护士在发达国家工作

  近两年,西非地区饱受埃博拉疫情侵扰,非洲医护人员短缺的问题凸显出来,缺医少药让本就不堪重负的卫生体系难以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人们不禁发出疑问:“当地的医生都去哪了?”

  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上世纪70年代,利比里亚每10万人拥有7.76名医生,到了2008年,这一数字降至1.37。东非的乌干达拥有约4000万人口,而医生不到5000人,护士不到3万人。

  肯尼亚内罗毕大学前副校长马戈哈表示,肯尼亚每年毕业的600名医学专业学生中,30%—40%在实习期后会前往南非、美国、英国等国家工作,这影响了肯尼亚医疗卫生体系的发展。世卫组织称,1/4的非洲医生和1/20的非洲护士目前在发达国家工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指出,非洲医务人员外流状况令人震惊。撒哈拉以南非洲八成国家达不到每10万人拥有20名医生的标准。在肯尼亚,培养一名医生成本是4万美元,人才外流意味着高等教育投资得不偿失。

  非洲人才外流现象并不局限于医疗卫生领域,很多非洲的科研人员、大学教师、工程师、运动员等也都在持续向外流失。有人称之为“不断造血的同时又不停地失血”。联合国一份报告显示,受过大学教育的非洲人中有1/9、约290万人移居欧洲、北美等地,这一数字在过去10年增长了50%。

  一些非洲国家的工资水平还不到发达国家的1/10

  本报记者在一些非洲国家采访时发现,许多研究非洲问题的机构和学者身处欧美国家,非洲本地的研究机构中又有不少外国人的身影。有统计显示,为了填补人才外流的空缺,非洲国家每年需要聘用15万名外国专家,年支出达40亿美元。另有数据显示,投向非洲的国际发展援助中35%用于支付外国专家费用。面对当今的国际人才流动浪潮,非洲面临着人才内外流动失衡的困扰。

  比利时鲁汶大学非洲问题专家阿德斯拉姆·马弗克认为,有10多个非洲国家的40%高素质劳动力居住在国外,有一半的非洲问题研究学者居住在欧洲。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在国外能够获得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更高的待遇,这是直接原因。来自马拉维的恩培在南非开普敦一家酒店从事管理工作,他向本报记者表示,虽然自己是大学毕业,但在马拉维却无法找到很好的工作,在开普敦他一个月能挣到1万兰特(约合5000元人民币),他还有能力向家里汇款,并让孩子在南非接受良好的教育。

  在欧洲学习的刚果(金)学生恩杜恩杜表示,在欧洲生活虽然有诸多不易,但相比非洲国家的失业、低薪、卫生条件和教学环境差等问题,也就算不上困难了。

  其次,失业、缺少社会保障、裙带关系、部族主义是导致非洲人才外流的深层次原因。喀麦隆学生恩戈萨认为,缺少就业保障和工作机遇是最大的担忧,非洲国家应当创造更多就业,鼓励人们经商,遏制腐败现象,并提供体面的工作。肯尼亚教育科技部长弗雷德·马蒂安吉呼吁,非洲国家只有大力兴办教育,推动经济发展,创造更吸引人的工作环境,才能留住人才。

  欧洲大学协会的研究报告显示,各国教育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加速了人才流动,发达国家的相关机构可以提供奖学金吸纳落后地区的人才。而一些落后地区的国家在软、硬件上都没有优势,非洲一些国家的工资水平仅为发达国家的1/10,甚至1/20,这势必导致优质人力资源向发达国家流动。

  许多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吸引了部分人才的回流

  今年3月,塞内加尔达喀尔举办了“非洲,下一个爱因斯坦”论坛。然而,寻找非洲的“爱因斯坦”并非易事,南非科技部长娜莱迪·潘多尔直言,非洲大陆的科研支出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6%,这不足以培养出“新的爱因斯坦”。塞内加尔总统萨勒指出,“非洲青年是非洲无穷的潜力所在,但前提条件是青年需要受到良好的教育。”论坛负责人蒂埃里·佐马胡则强调,非洲的问题在于人才外流,“在美国的非洲工程师的数量要比留在非洲的多得多。”

  不过,新一代非洲留学生们学成归国的意愿正在增加。来自加纳的大学生贝尼向本报记者表示,自己毕业后第一选择虽然是留在南非工作,但也有回国工作的准备,“毕竟那里有自己的家人、朋友和更熟悉的环境”。他表示,加纳快速发展的经济孕育新的机遇,让他们充满了期待。

  近年来,非洲许多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吸引了部分人才的回流,例如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等国2015年经济增长率达到6.9%至9.6%之间。牛津非洲商业论坛公布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选择回国的非洲毕业生人数逐年上升,一方面是由于非洲的机遇在增加,另一方面是因为在西方国家获得工作签证的机会在减少。

  为了留住更多人才,非盟的“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就有关于加强教育和科研的规划。一些非政府组织和猎头公司也在尝试让海外非洲人才回流,例如“回家创业”计划,在过去5年吸引了35.9万南非海外高素质人才回国就业。而每一名技术型人才回到南非,又直接或间接地创造9个工作岗位。

  (本报约翰内斯堡8月22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23日 22 版)





来源:
http://www.fmprc.gov.cn/zflt/chn/zxxx/t13920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