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非洲要面对的“后石油时代”经济格局

发布日期: 2/18/2016  作者: shcasadmin   浏览次数: 339   Return


       据“青年非洲” 网站报道,不仅仅是石油价格下降,世界原材料价格的普遍下跌给非洲敲响了警钟。非洲必须尽快寻找新的增长点。
 
       2015年,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下跌,非洲原本乐观的发展形势大受打击。毫无疑问,石油价格下跌(从2014年三季度110美元的高位下跌至2015年53美元的均价)产生的影响最大。但影响不仅于此,几乎非洲出口的所有大宗原材料商品都受到了这一趋势的影响。
 
       除茶叶和可可的价格有所上涨外,铁、黄金、煤炭、铜、猛、磷酸盐、油料作物、咖啡和棉花等大宗商品价格普降了5%-60%不等。原因:中国作为非洲最大贸易伙伴,经济增速放缓并着手转变原有的“资源消耗型”经济发展模式。
 
       首先从石油出口国开始,经济增速放缓的恶果迅即扩散到非洲其他原材料出口国。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出口国的经济增速反而要低于贫油国。经济增速3%的阿尔及利亚被摩洛哥(增速4.9%)和埃及(增速4.2%)超越。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对石油出口依存度较低的埃塞俄比亚、刚果(金)、科特迪瓦、坦桑尼亚等国,引领经济增长,增速分别高达8.7%、8.4%、8.2%和6.9%,而主要产油国经济增速普遍不太理想,尼日利亚、安哥拉和刚果(布)增速分别仅为4%、3.5%和1%。
 
       有何后果?
 
       原材料价格下跌的首要影响就是面向非洲的现金流减少。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CDE)发展中心经济学家亚瑟·曼萨的说法,“2014年,流向非洲的现金减少了1810亿美元(合1490亿欧元),同比减少6%。很明显,受影响最严重的就是预期收入减少最多的国家,如南非、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埃及和利比亚等,这些国家的货币因而遭受严重贬值。从2014年6月到2015年9月末,加纳和南非的货币对美元贬值25%,安哥拉货币贬值38%,乌干达和赞比亚货币则分别贬值45%和80%。
 
       另外受到影响的还有公共(国家)账户。上世纪90年代,随着非洲经济结构调整,非洲整体财政状况被认为相对健康。而如今,非洲又一次陷入了不断增长的财政赤字“泥潭”。尤其是石油出口国,赤字现象尤其严重。阿尔及利亚预算赤字一年年增加,赤字额已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7%,摩洛哥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3%)也呈不断增长之势。国际收支平衡方面,非洲各国经常账户的赤字情况也不断恶化,甚至一些经济表现较好的国家也难逃厄运,莫桑比克经常账户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之比高达41%,另外情况比较严重的还有尼日尔(19%)、阿尔及利亚(17.7%)、刚果(15.2%)、埃塞俄比亚(12.5%)、多哥(12.2%)、卢旺达(10.6%)和突尼斯(8.5%)等。
 
       即便是在阿尔及利亚或者安哥拉这种石油收入占出口收入不及95%的国家,预算形势也十分严峻,有关经济增长和就业方面的风险在不断增加。在加蓬和安哥拉等国,预算修订案首先削减那些不会引起社会阵痛或政治风险低的领域,比如安哥拉削减了教育开支。
  
       各国的公共投资均呈现降低态势。阿尔及利亚公职人员招聘已暂停。在埃及、毛里求斯、马里、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等国,电力及油气消费补贴被取消或削减,在石油收入减少的背景下,这往往是确保成品油价格稳定的常用办法。
 
       有何风险?
 
       非洲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现阶段,非洲仍面临三大主要风险,整体形势十分脆弱。
 
       第一风险:国际原材料价格可能会再次探底,或是源于国际空头势力恶意做空,或是源于中国需求持续减少。专家认为,国际原材料价格将在未来2-3年内出现反弹,但十分缓慢。石油价格在2020年以前或难以突破63美元。
 
       第二风险:融资成本不断增加。随着美国经济整体向好,美联储可能会再次宣布加息,这将对非洲产生两方面的影响。一是国际资本加快回流美国(因其投资回报率和安全系数更高),国际市场可供融资的货币量减少;二是美元加息促使世界范围内加息,造成融资成本增加。因此,非洲国家在寻求外部融资时将面临更多困难。由于还息压力增大,许多外债管理不善的国家恐怕将重新陷入财政危机之中。
 
       第三风险:社会政治风险加大。这一风险主要指撒赫勒地区安全局势不稳,使得深受恐怖主义袭扰的国家不得不加大防务开支,进而使本就难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预算状况雪上加霜。比如,尼日利亚在石油收入减少的大背景下,还需加大军用开支打击博科圣地,财政预算上可谓捉襟见肘,成为了这一风险的首个范例。乍得和喀麦隆等国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有何对策?
 
       对策总是有的,但实施起来并非容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区总裁助理罗杰·诺德给出了三个方面的建议。他指出,“在各国对外融资承受能力不断减弱的背景下,必须想方设法增加国内收入。各国在税收方面仍有较大且未开拓的征收空间,而这些征收范围与联合国确定的发展目标相契合。”
 
       仅增加税收是远远不够的。诺德表示,“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是必然趋势。藉此,各国可降低对采掘工业(该产业并不利于创造就业)的依赖,并减少国际价格变动对本国经济的冲击。”他建议,各国应效仿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等国,积极投身全球价值链。同时,为使依旧薄弱的生产竞争力得到提升,各国应努力优化经商环境,改善基础设施并维持弹性汇率制。
 
       最后,非洲国家应该减少男女之间不平等,这不仅仅源于司法层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在低收入国家,性别不平等每降低一个百分点,就可在5年内实现0.2%的经济增长。
 
       在上述三个方面,非洲正不断取得进步。面对充满风险的“后石油时代”经济格局,需要我们加快步伐,积极应对。





来源:
http://www.zfhz.org/plus/view.php?aid=12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