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张忠祥教授在《光明日报》理论版撰文

发布日期: 2/19/2013  作者: shcasadmin   浏览次数: 813   Return


2013年1月31日,《光明日报》理论版刊登了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张忠祥教授的文章《20世纪非洲史学的成就》。该文分析了20世纪非洲史学复兴的原因、20世纪非洲史学所取得的主要成就及主要的史学流派。在国际学术界开始关注全球史学史,以及非洲复兴与中非关系大发展的背景下,研究20世纪的非洲史学具有理论与现实意义。因为,非洲史学是全球史学的一部分,长期被学术界所忽视。

文章全文如下:


20世纪非洲史学的成就


张忠祥 《 光明日报 》( 2013年01月31日 11 版)


非洲史学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传统,殖民入侵和殖民统治给非洲传统史学造成严重的冲击。二战后随着非洲国家纷纷独立,非洲涌现出一批本土史学家,他们要求清除史学研究领域的殖民主义影响,以非洲史学的传统重构非洲历史。

非洲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非洲史学同样历史悠久。成书于公元一世纪的《红海巡航记》保存了东非阿克苏姆王国的早期历史。非洲大量的史料以口述史的方式保存下来,如传诵马里帝国创立者事迹的长篇史诗《松迪亚塔》,就是一部著名的口述史,是研究这一段历史的重要史料。而长期的殖民统治对非洲史学是极大的摧残,殖民统治者否定非洲的本土历史,殖民史学笔下的非洲历史是一部殖民征服的历史。
二战后随着非洲国家纷纷独立,为非洲史学的复兴带来新的机遇。从国家层面而言需要重写本国的历史,增强国民对国家的凝聚力;对民众而言需要了解本民族的历史,加强集体记忆。这一时期,非洲历史研究机构相继建立,为非洲史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起,达喀尔大学、金沙萨大学、伊巴丹大学和内罗毕大学先后设立了非洲研究所,一些非洲综合性大学相继设立历史系,开设非洲史课程。50年代中期,尼日利亚和加纳率先成立了史学会,1972年非洲历史协会宣告成立。
非洲国家独立后,在高等教育发展的背景下,非洲本土历史学家群体开始形成。尼日利亚的戴克、阿贾伊,塞内加尔的迪奥普,上沃尔特(今布基纳法索)的基—泽博,加纳的博亨,科特迪瓦的翁吉,马里的昂帕泰·巴,埃及的莫纳,肯尼亚的奥戈特、坦桑尼亚的卡尼基等人都是20世纪知名的非洲史学家。

非洲本土史学家一般很重视非洲史学传统,在他们的努力下,非洲史学取得了新的成就。
首先,非洲本土史学家与国际史学家通力合作,重新建构非洲历史,完成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8卷本《非洲通史》的撰写。非洲国家独立后,迫切需要消除殖民主义对非洲史学的消极影响,恢复非洲历史的本来面目,撰写一部真实的非洲通史。《非洲通史》编写委员会的39名委员中2/3是非洲人,肯尼亚历史学家B.A.奥戈特任该委员会主席,各分卷的主编绝大多数是非洲学者。八卷本《非洲通史》的主要特点有:(1)古埃及历史是非洲史的重要组成部分;(2)对殖民前的非洲历史以很大的篇幅进行论述;(3)重视非洲口述史资料;(4)重视非洲的能动性和对殖民统治的反抗。
其次,非洲本土史学家结合非洲的史学传统,用新观点、新方法、新材料撰写了一系列的本国、本民族的历史。他们从非洲的角度来看待非洲历史,大书殖民入侵前的非洲历史,以及使用口述史料、考古材料等。加纳本土著名史学家阿杜·博亨主张从内部看加纳历史,把加纳历史的本来面貌展现给读者。为此,他撰写了《加纳:19世纪和20世纪的进步与变化》、《雅·阿散特娃和阿散蒂—英国战争:1900-1901》和《阿散蒂王与整个国家的历史》等著作,用非洲学者的观点来还原加纳的历史和阿散蒂的历史。
第三,在专题史方面,非洲史学家也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殖民主义在非洲先后存在了500多年,既给非洲带来血腥的奴隶贸易和殖民侵略,又给非洲带来殖民制度和近代的基础设施。非洲史学家无法回避殖民主义对非洲的影响。阿贾伊认为,殖民主义是非洲历史的一段插曲。坦桑尼亚大学教授罗德尼认为,殖民主义是造成今天非洲落后的主要原因。阿杜·博亨是著名的殖民史专家,著有《非洲殖民主义透视》、《殖民统治下的非洲》、《不列颠、撒哈拉与西苏丹》,主编《非洲通史》第七卷。阿杜·博亨从长时段看待非洲历史中存在过的殖民主义,认为殖民主义“在非洲人民多样、丰富多彩的经历中,仅仅是一个插曲和一个阶段;其存在时间在非洲的任何地方都没有超过80年。但是从政治方面、经济方面甚至社会方面来看,它仍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插曲。它是在非洲过去及今后的发展之间一座明显的分水岭”。

非洲史学发展有自己的特点,既受到西方史学发展的影响,对诸如政治史学、社会史学、文化史学、心理史学、城市史学、计量史学和比较史学等都予以一定的关注,但是非洲史学的发展还充分考虑非洲近代以来遭受殖民统治的历史。独立后,非洲国家迫切需要建立民族史学,消除殖民史学的影响。所以,20世纪非洲最有影响的史学流派是“民族主义学派”,其中较为突出的是尼日利亚的伊巴丹学派和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学派。
1.伊巴丹学派
伊巴丹学派是20世纪非洲著名的史学流派,由尼日利亚历史学家肯尼思·翁伍卡·戴克(1917-1983)在伊巴丹大学建立。戴克毕业于伦敦大学东方和非洲研究院,是第一个担任历史系主任的非洲人。他的代表作《1830-1885年尼日尔三角洲的贸易和政治》,使用了大量的口述材料和文字记载。他的贡献在于口述传统从此不再被单纯地视为民谣,而被承认为历史研究的合法史料。
伊巴丹学派的代表人物除了创立者戴克之外,还有阿贾伊、比奥巴库、阿勒戈、阿尼恩等人,他们的代表作分别是《西非一千年》、《埃各巴和他们的邻居:1542-1872》、《尼日尔三角洲的历史》、《南部尼日利亚的转型:1884-1906》等。“从非洲观点观察非洲”是“伊巴丹学派”的座右铭,这也就是说要还非洲历史的本来面貌,改变殖民史家从外部看非洲历史的不正确做法。因此,该学派重视口述史在非洲历史研究中的作用,运用口述史的资料挖掘非洲悠久的历史,增强非洲人的自信心和自豪感。
2.达累斯萨拉姆学派
达累斯萨拉姆学派的核心人物是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历史系首任主任兰吉尔教授,主要代表人物还有I.N.基玛博、A.J.泰姆、约翰·艾里弗、A.D.罗伯茨和W·罗德尼等人,他们的代表作有:《坦桑尼亚历史中非洲主动性的发现》、《帕雷族政治史》、《坦桑尼亚史》、《德国统治下的坦噶尼喀》、《1900年之前的坦桑尼亚》和《欧洲怎样使非洲不发达》等。该学派共同关心五种课题:恢复被殖民主义者歪曲的前殖民地非洲的历史;殖民统治时期的初始抵抗;救世主运动和非洲独立教会史;新的受教育者的形成与发展;民族主义运动的根源等。达累斯萨拉姆学派的民族主义倾向超过了伊巴丹学派,如表现在对殖民主义的态度上,前者基本否定了殖民主义对非洲有什么积极的影响,这与独立后坦桑尼亚在尼雷尔的领导下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不无关系。
总之,20世纪是非洲史学蓬勃发展的时代,非洲史学是第三世界史学的一部分,在全球史学中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当然,非洲史学的发展与世界水平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非洲史学的发展潜力依然很大。(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