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舒运国:埃及政变背后是一系列经济问题

发布日期: 2/23/2011  作者: shcasadmin   浏览次数: 787   Return


       最近,世界的目光聚焦非洲和中东的大国埃及。执政长达30年之久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及其政府,在埃及民众18天的示威抗议声中垮塌了。人们不禁在思考:埃及政局动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其实,埃及政局动荡的原因是十分复杂的,既有政治方面的原因,也有经济方面的因素,既有国内原因,也有国际因素。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穆萨明确指出,埃及等阿拉伯国家遭遇的政治事件背后是经济问题。笔者以为,这些经济问题包括以下几方面。

  第一,殖民地经济结构没有得到根本改造。

  1882年英军占领埃及,此后70年埃及沦为英国殖民地。殖民统治使埃及形成畸形的殖民地经济结构,即单一经济结构。这种经济结构的最大特点就是对于外部世界的依赖性。

  埃及独立后,纳赛尔、萨特和穆巴拉克总统都对这种殖民地经济结构实施了改造。然而,从本质上讲,埃及经济的对外依赖性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穆萨说,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经济结构单一,很多国家主要依靠油气出口,因此抵御外界风险能力不强。直至今天,埃及的经济发展依然无法摆脱对于世界市场的依赖。

  石油天然气、旅游、侨汇和苏伊士运河是埃及四大外汇收入来源,它们无一不是紧密依赖世界市场。在这次国际金融危机中,埃及经济受到危机阴影的笼罩,出口受到严重限制,国外投资大幅减少,许多工程项目延误。再加上国际经济的不景气,直接影响了埃及经济形势。据埃及统计局的数据,2008年6月埃及城市通货膨胀率升至20.2%,达到近20年来的最高水平。据报道,世界范围内的日用品价格上涨是导致埃及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的主要原因,其实,美国次贷危机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埃及通货膨胀率上升。

  从表面看,是国际金融危机对埃及近年的经济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然而其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埃及经济对外依赖性没有得到真正的改造。

  第二,体制弊病阻碍了经济发展。

  穆巴拉克执政30年,形成“一言堂”。这种体制的弊病是任人唯亲,官员的贪污和腐败严重。

  埃及电视台新闻部主任穆罕默德·武基勒利用手中的宣传资源捞取钱财,使整个新闻部变成了一个惟利是图的场所。新闻部中的一些工作人员指责新闻部成了“两三个人的私有工具”。同样的例子是前农业部部长办公室主任、农业部次长、农业发展银行行长尤素服·阿卜杜·拉赫曼。据检察机关调查,拉赫曼每个月的平均收入就高达40万埃镑。但这么高的收入仍无法满足这个贪官的胃口。拉赫曼在农业部里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处处都安插他的耳目,因而牢牢把持住了农业部的大权。

  贪污大案要案还有前吉萨省长马希尔·金迪案、吉萨省执政党民族民主党书记塔克·苏维西系列案等等。在这次动荡中,埃及前总理纳齐夫、现任新闻部长菲基和前任内政部长阿德利都被禁止出境。埃及官方通讯社援引司法部门人士的话说,阿德利及其家属的财产已经被冻结,因为有指控称一名建筑公司所有人向他的私人账户转入了400万埃镑(约合68万美元)。检察机关也已经开始对政府改组后离职的前旅游部长贾拉纳,住房部长马格拉比,国内贸易、对外贸易和工业部长拉希德等3名前任部长和执政党民族民主党组织书记伊兹展开刑事司法调查。这4人被指控犯有侵吞国有资产、贪污和渎职等罪名。

  更有甚者,据专家估测称,穆巴拉克家族的身价可能达到435亿英镑,他的两个儿子在美国和英国的黄金地段都购有豪华房产。为此,瑞士宣布冻结穆氏及其家人在该国各银行账户的所有资产。

  官员贪污腐败成风,严重干扰了埃及的经济秩序,妨碍了经济的有序发展。

  第三,贫富分化严重,占人口多数的普通民众没有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

  埃及近年来经济虽然获得增长,但是普通的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埃及有8000万的人口,其中有将近一半都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根据联合国的标准贫困线,每天的生活花费不足2美元。

  埃及社会近年来贫富两极分化现象日趋严重,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富人手里。开罗美国大学的社会学家阿明指出,埃及全国人口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富人集团,他们占人口总数的20%,但却拥有社会财富总量的55%,这些人或从政,或经商,他们腰缠万贯,挥金如土。第二层次是中产阶级,他们占人口的20%,占有27%的社会财富。第三层次是穷人,他们占人口的60%,由于收入低下,拥有的财富仅占18%。在穷人阶层中,政府下层公务员占据了相当的比重。他们中具有大学学历的月收入为130埃镑(约合人民币280元),其他公务员的月收入在80埃镑到120埃镑之间。据统计,一个埃及家庭平均每月的生活支出是400埃镑(约合人民币850元)。因此,大多数下层公务员生活在贫困状态。

  毫无疑问,如果经济发展的结果是大部分人无法摆脱贫困,那么这种经济发展不但无助于社会安定,反而必定会诱发政局动荡。

  第四,高失业率尤其是青年的高失业率,引发民众的不满。

  埃及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埃及政府公布的2007-2008财年失业率为8.9%,而2009年第一季度的失业率已达9.4%,失业人口为234.6万。造成埃及出现高失业率的原因大致有二:一是政府控制人口增长乏力,致使人口增长过快。众所周知,埃及是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由于埃及的人口增长率较高,过去30年间,埃及人口已经由2000万激增到8400万。经济发展速度无法满足新增人口的要求,因此尽管埃及近年来经济不断发展,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但是每年都有大量的新增劳动力找不到工作。二是受到金融危机冲击,经济发展不景气,就业机会减少。

  在分析埃及的失业率时,尤其应该注意:其一,失业人口的年龄结构。在埃及失业人口中,90%失业者是29岁以下的青年。其二,失业人口的学历结构。在埃及失业的青年中,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所占比例很高。根据埃及官方统计,2010年,埃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失业率达到18%,比全国平均失业率还高出不少。据报道,埃及拥有法律和医学学历的年轻失业者最终只能沦为出租车司机。

  年轻人是人口中最充满活力的部分,因此大量的青年尤其是高学历的青年失业人口对于社会安定无疑形成巨大的挑战。事实也是如此,在这次埃及政局的动荡中,年轻人发挥了主导作用。《纽约时报》在描述埃及示威人群的构成时说:“在人群中,不可忽视的主体力量是那些二三十岁的埃及年轻人。这与以往任何一次的埃及游行不同,虽然那时也有年轻人的身影,但是规模不大,而且很多是来自‘兄弟会’(埃及反对派组织之一)。但是,眼下这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却是游行的主力军,而且大多数人不属于任何帮派。”一位评论家说,埃及总统是被年轻人主导的大规模抗议赶下台的。此语反映了这次埃及动荡的一个特点。

   第五,人民不满现状,强烈要求改革。

  埃及在穆巴拉克执政的30年里,GDP虽然不断增长,但是大多数民众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面对盛行的贪污腐败现象、高失业率、贫富分化和高涨的物价,他们已经失去了信心。对于国家在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埃及民众要求进行改革。于是他们走上街头,游行抗议,要求结束穆巴拉克的统治。

  在埃及首都开罗等地发生的游行抗议活动,是埃及3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抗议活动,抗议民众要求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对此,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在谈及埃及局势时表示,埃及反政府示威游行表明埃及经济改革存在问题,国民未充分享受经济发展成果。穆巴拉克辞职后,埃及军方发言人也明确指出,“我们明了(改革)这一议题的重大和严肃程度,知晓民众要求彻底变革的诉求,最高委员会正加以研究,以实现我们伟大人民的希望。”

  埃及的社会现状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要求改革的呼声由此而起。由于这种要求不能得到及时的满足,其后果可想而知。正如埃及民族民主党的主要成员胡萨姆·巴德拉维在会晤了穆巴拉克后对记者说,穆巴拉克总统应该“顺应人民的要求”,即他应辞职。

  民族国家在政治上独立后,探索经济发展和现代化道路的任务尚十分艰巨,甚至可能出现曲折和反复。埃及政局动荡再次向我们提供了这样的例子。从这个角度讲,无论是当下的埃及军方,或者是9月大选后执政的新政府,他们共同面临的重要课题,仍然是经济问题!


原文载于2011年2月18日《理财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