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张忠祥:非洲自主解决危机能力增强

发布日期: 5/30/2012  作者: shcasadmin   浏览次数: 775   Return


        4月12日,马里前国民议会议长特拉奥雷宣誓就任过渡政府总统,标志着马里宪政危机的成功化解。马里是西非大国,面积超过124万平方公里,地理位置重要。马里成功化解宪政危机,这对解决该国北部分裂以及应对基地组织北非分支的渗透,维护该地区的和平稳定都有非常积极的意义。
  
       宪政危机成功化解
 3月22日,马里发生政变,宣布成立“民主复兴和国家重建全国委员会”,陆军上尉阿马杜·萨诺戈(Captain Amadou Haya Sanogo)任该委员会主席。短段3周之后,马里政局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马里宪政得以迅速恢复,这是有多种原因促成的:政变发生后,杜尔总统一直下落不明,仍然被忠于他的部队所保护;北部图阿雷格叛军乘军事政变之机发动猛烈攻势,占领了北部半壁江山,政变军人在北部叛军的进攻面前束手无策;国际社会的压力,联合国、非盟和西共体一致谴责马里政变。
 在此次马里危机的处理过程中,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西共体)发挥了重要作用。政变发生后,西共体暂时中止马里成员国资格,并对马里进行经济和外交制裁。3月27日和29日西共体在阿比让(Abidjan)两次召开特别峰会,4月2日西共体又在达喀尔(Dakar)召开峰会,给马里政变军人施加压力,商议对马里进行外交、经济和金融制裁。3月29日,西共体给马里政变军人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们在72小时内交出权力,否则将关闭边界,冻结马里在该地区央行的资金。
 在西共体的压力下,马里政变军人被迫同意交权。4月6日,政变领导人萨诺戈同西共体马里危机调解方代表、布基纳法索外交部长巴索莱签署了移交权力的框架协议,同意交权,由国民议会议长特拉奥雷出任临时总统,马里将在过渡政府成立40天内举行总统选举。4月8日,马里总统阿马杜·图马尼·杜尔辞职,为恢复宪政和总统选举铺路。9日,联合国安理会敦促马里有关各方立即落实6日签署的框架协议,将权力由“民主复兴和国家重建全国委员会”移交至马里国民议会,恢复宪政。
 
 非洲自主解决危机能力增强
 马里宪政危机的成功解决反映出非洲自主解决内部危机能力的增强。近年来,随着非洲一体化的发展,非盟和非洲次区域组织在解决内部危机的机制建设方面取得了比较大的进展。非盟自成立之日起就大力倡导用非洲自身力量解决非洲自身问题, 并不断将这种意识付诸实施。非盟对传统的集体安全机制进行创新, 修改了原先的“不干涉原则” , 提出了强制干预成员国国内重大危机的“非漠视原则”。 2004年5月, 非盟正式成立了常设的冲突预防、管理和解决的决策机制———和平与安全理事会。从2003年起, 非盟先后对布隆迪内战、苏丹达尔富尔冲突、多哥政治危机、科特迪瓦内乱、索马里内战等多起冲突与战争进行干预, 部署由非盟组建的维和部队, 为维护非洲的和平与安全发挥了积极作用。
 非洲次区域组织在解决该地区的危机方面正在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西共体在维护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机制创新方面甚至早于非盟,1990年5月它就创立了“西共体停火监督集团”,作为处理西共体内部争端和冲突的区域机构。1999年,西共体建立起一个冲突预防、管理和解决的永久性机制, 其中调解和安全理事会是最重要的制度。西共体规定,当内部冲突引发人道主义灾难或对次区域的和平与安全产生严重威胁,或者出现对人权和法治的严重和大规模的侵犯,或者出现推翻或试图推翻民选政府的事件时,可以授权进行人道主义干预。当前,西非多国维和干预部队已经建成,可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局势。
 
 对该地区的启示
首先,非宪政夺权不得人心。非洲国家独立之后,由于长期的殖民统治造成复杂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加致经济落后,频繁发生军事政变。20 世纪60—80 年代,非洲各国共发生了约280次军事政变。20世纪90年代,非洲实现多党民主制以来,军事政变趋于沉寂,但是也还没有彻底绝迹。进入21世纪以来,非洲政变时有发生,自2008年以来毛里塔尼亚、几内亚、尼日尔、几内亚比绍和马里等国相继发生军事政变。非洲实行多党民主制后,非宪政夺权失去合法性,政变的国家往往通过组建过渡政府,组织大选,选出新的总统。这个过程往往需要1至2年时间。如几内亚2008年12月发生政变后,于2010年11月选出新总统,尼日尔2010年2月 政变后于2011年3月选出新总统。马里政变3星期后交权,说明政变越来越不得人心。
 其次,尊重非洲解决内部危机的努力。马里危机的成功解决说明非洲有能力解决自己内部的事情,这一点应该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非洲的冲突与危机应该首先由非洲人自己解决,发挥非盟和次区域一体化组织的积极作用。外界的干预有时会让事情更糟。此次马里发生政变一定程度上是利比亚战争的后遗症。2011年利比亚内战后,数千名图阿雷格族雇佣兵返回马里,为马里北方安全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是造成马里北部图阿雷格力量壮大的主要原因,而政变军人借口阿马杜·图马尼·杜尔总统应对图阿雷格武装叛乱(Tuareg rebels)不力。
 第三,经济发展是关键。非洲发生政变的国家往往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马里也是一样,马里自然条件恶劣、经济发展滞后,2010年马里人均GDP仅600美元,民众对经济发展的不满,不可否认被政变军人所利用。非洲的和平稳定对其经济发展十分关键。2011年北非局势动荡直接影响到非洲经济增长率,根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的数据,2011年非洲经济增长率仅为2.7%,经济增长率因为动荡下降了约2个百分点,非洲2010年的经济增长率为4.6%,2012年估计为5.1%。
 
马里宪政危机尽管已经成功化解,但是,原政变领导人萨诺戈仍然掌握军队,北部叛军已经宣布“阿扎瓦德地区独立”,在该国处于分裂状态,马里过渡政府能否真正在40天内顺利举行全国总统选举,这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原文刊登在《中国与非洲》英文版2012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