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张忠祥:2012年埃及大选透视

发布日期: 7/2/2012  作者: shcasadmin   浏览次数: 973   Return


 
2011年初爆发的“阿拉伯之春”,至今尚未尘埃落定。叙利亚的冲突还在继续,埃及围绕总统大选各派势力正在加紧角力。这场变革对这一地区的国家而言是一次深刻的政治和社会转型。埃及作为中东大国,自2011年2月穆巴拉克下台以来所走的道路不同于“利比亚模式”和“也门模式”,政权迅速由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接管,避免了外部干涉,国内政治的发展主要取决于国内各派政治力量的角逐。
2012年5月23日至24日,埃及举行了穆巴拉克下台以来的首次总统选举,12名候选人中,穆斯林兄弟会候选人穆尔西(Mohamed Morsy)和前总理沙菲克(Ahmed Shafik)脱颖而出,得票率分别为24.3%和23.3%,将进入决胜轮选举。原先民调领前的候选人阿盟前秘书长、埃及前外长穆萨(Amr Moussa),得票率为10.9%,居第五位。左翼革新派候选人哈姆丁·萨巴希(Hamdeen Sabahi)收获20.4%的选票,居第三。穆斯林兄弟会前高级成员福图赫(Abdel Fotouh)得票率为17.2%,居第四。按计划埃及将于6月16日至17日将举行第二轮投票,选出新总统。

埃及民主化进程不可逆转
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各派政治势力分化组合、派别林立,但对埃及政局发展影响最大的主要有三派政治势力:原执政党“民族民主党”演变而来的“新民族党”;由穆斯林兄弟会组建的“自由与正义党”;由各种分散的、多元的力量构成的自由派。由于埃及转型的渐进性,原民族民主党的力量没有受到多大损失,只是表示与前穆巴拉克政权划清界限,他们具有丰富的政治经验。穆斯林兄弟会历史悠久,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自由派主要是青年学生和中产阶级,是街头革命的主要力量,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比较松散,缺乏政治经验和广泛的群众基础。
埃及首轮总统选举结果,反映了埃及当前政治力量的对比。对此结果最不满的是那些主张革命的自由派。埃及“革命青年联盟”和“4月6日运动”等组织走上街头,抗议初选结果。因为对他们来说,不论是沙菲克,还是穆尔西最终当选总统,都不是他们所希望的。
6月2日埃及最高法院对穆巴拉克的判决并未缓和当前紧张的埃及的政治局势,相反使事态进一步复杂化。判处穆巴拉克终身监禁本来是一个折中的结果,兼顾倒穆派和挺穆派的诉求,结果双方都不满意。6月4日至5日,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革命青年联盟”等号召下,抗议对穆巴拉克审判结果的大游行在埃及国内主要城市上演。示威者的主要诉求,一是要求重新审判穆巴拉克,二是阻止被视为前政权残余势力的总统候选人沙菲克上台。与此同时,包括3名首轮选举失利的总统候选人在内的多名埃及政客发表联合声明,要求暂停总统决胜轮选举,藉此向前总理沙菲克施压。在穆斯林兄弟会等政治力量的压力下,埃及最高宪法法院确定6月14日为审理《行使政治权利法》修正案投诉的日期。该修正案规定剥夺10年来穆巴拉克执政期间所有曾担任总统、副总统、总理或执政党国家民主党高层领导的人的政治权利。宪法法院的裁定将决定沙菲克是否能够参加第二轮总统选举。
总之,围绕总统选举,埃及示威游行频发、各派博弈加剧。但是不管谁当选埃及总统,都不可能回到以前,埃及的民主化进程将不断向前发展。不过,穆斯林兄弟会正积极利用民众对穆巴拉克判决的不满争取对自己的有利地位,因此,假如没有重大突发事件的发生,穆尔西获胜的机会更大。

伊斯兰势力崛起成为现实
自“阿拉伯之春”以来,代表伊斯兰主义的力量已经在摩洛哥、突尼斯和利比亚先后掌权。即便在眼下局势仍持续动荡的叙利亚,伊斯兰主义也显现出极大的影响力。同样,在埃及政局最显著的变化莫过于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伊斯兰势力的崛起。
穆斯林兄弟会成立于1928年,1954年被埃及政府列为非法组织。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一直以独立人士参加议会竞选,2005年埃及人民议会选举,赢得1/5的席位。进入政权过渡期以来,埃及示威冲突不断,安全局势恶化。在此背景下,原来的最大反对派组织穆兄会变为埃及最大政治力量。2011年3月埃及全民公决通过宪法修正案,根据修正案,埃及总统任期将缩短至4年,且只能连任一次。宪法修正案第二章强调“伊斯兰法是埃及法律的主要基础”,部分满足了穆斯林兄弟会的政治要求。2011年4月,穆斯林兄弟会组建“自由与正义党”。 在今年1月和2月的人民议会(议会下院)和协商会议(议会下院)两次选举中,该党取得主导地位。在埃及议会下院,自由与正义党赢得235席,占议会席位的47.2% 。萨拉菲派的光明党为第二大党,获得125席,占25.1%。此后,穆兄会又把目标瞄向总统宝座。
当然,穆斯林兄弟会为了掌握政权,也在改变自己,试图淡化其宗教色彩。穆尔西在首轮总统选举后提出“五不政策”:一、穆兄会不一党独大;二、不干涉新闻自由;三、不忽视基督教徒的利益;四、不对军队和警察的利益做特殊照顾;五、不强迫妇女戴面纱。他还强调说,将来的埃及,应该是一个世俗的社会。
 面对以穆斯林兄弟会为代表的伊斯兰势力的崛起,世俗力量表现出担忧,并且希望从制度层面进行制约。5月31日,埃及20多个世俗党派开始发起一个要求未来总统签署“担保函”的活动。担保函必须写明,未来的埃及是一个世俗国家,总统不能由一个党领导,政府组成必须是广泛的,充分代表各个阶层、党派和利益集团等。

埃及政治社会转型代价沉重
去年1月24日埃及爆发的革命运动推翻了穆巴拉克的独裁统治,开始了埃及政治和社会转型,但是时至今日,埃及的政治局势仍然没有稳定下来,其代价是十分沉重的。
首先,国内政治分裂严重。长期的街头革命,加深了埃及政治分裂。各政治派别为了自己的利益你争我夺,不时爆发流血冲突。普通民众对街头政治已经表现出不满情绪,他们向往稳定的生活。埃及共有5000万合法选民,5月总统选举大约有2367万名选民来到投票站行使自己的权利,投票率不足一半,这说明民众参与政治的热情并不高。
其次,经济滑坡。动乱对埃及的经济造成严重破坏,旅游业和外来投资遭受巨大打击,失业率高企,外汇储备剧减,通货膨胀上升,财政赤字大增。2011年埃及经济增速仅为1.8%,比2010年的5.1%锐减了3.3个百分点。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埃及今年的经济增速为1.5%,明年为3.3%。
 第三,安全形势堪忧。政治派别的斗争在民众之中结下了很深的恩怨,一点小摩擦都会点燃大冲突。2012年2月1日埃及塞得港球迷骚乱导致73人丧生,数百人受伤,此事反映出安全形势的严峻。
 
       总之,埃及作为中东大国,也是一个著名的文明古国,埃及人民具有丰富的政治智慧,我们有理由相信埃及人民一定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

(原文刊载于英文杂志《中国与非洲》2012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