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tails
张忠祥:埃及两大阵营的博弈

发布日期: 1/16/2013  作者: shcasadmin   浏览次数: 805   Return


2012年年底,埃及因“宪法声明”和“宪法公投”引发自穆尔西总统上任以来最大的一场政治危机。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忠祥为《中国与非洲》杂志撰稿,认为这场危机反映了埃及国内宗教和世俗两大政治派别之间的尖锐矛盾,也说明中东民主进程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他的观点如下:
 
自2011年初爆发的西亚北非变局(“阿拉伯之春”)至今仍未结束,何时真正结束尚难以预料。叙利亚的国内冲突持续了近两年时间,战事从阿勒颇转到了首都大马士革,反对派与政府军仍然在鏖战。利比亚虽然在2011年8月成功推翻卡扎菲的统治,但其国内派别纷争不断,至今没有选出总统,2012年9月在原利比亚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发生美国大使史蒂文斯(J. Christopher Stevens)被武装分子刺杀的事件。在“阿拉伯之春”的发源地突尼斯,民众对于革命后生活没有什么改变而感到不满。这说明破坏一个旧世界容易,建设一个新世界很难。失业率高、经济困难是发生变局的阿拉伯国家所面临的共同难题,而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不是立竿见影的事情。
中东民主进程的复杂性和长期性是由这一地区错综复杂的矛盾所决定的。而这些矛盾是长期积累下来的,也不是一下子能够解决的。这些矛盾既有国内有不同政治派别的矛盾,如伊斯兰温和派与极端派的矛盾,世俗势力与宗教势力的矛盾;又有国内不同地域的矛盾,如利比亚班加西与的黎波里的矛盾;还有地区矛盾和国际矛盾,这一点在叙利亚的冲突中表现得更加突出。
埃及的变革属于西亚北非变局的一部分,与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等国家的变局相比较,埃及的民主进程还是比较和平的,各种政治派别的博弈大多通过和平的游行示威的方式,开罗解放广场成为民众表达政治诉求的主要场所。同样,埃及国内存在各种矛盾,尤其是宗教和世俗两派矛盾尖锐,其民主进程也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一躇而就。
 
埃及国内两大阵营的矛盾
从当前埃及国内形势发展来,存在着宗教和世俗两大阵营尖锐的矛盾和分歧。自2012年11月下旬以来,两大阵营围绕着“宪法声明”和“宪法公投”进行了激烈的角逐。
2012年6月穆尔西(Mohamed Morsy)总统上台以来,一方面为稳定国内局势和发展经济进行过努力,并且在调解巴以冲突方面赢得了声誉;另一方面,穆尔西总统采取措施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穆尔西上台后很快调整了国防部长和军队总参谋长,理顺了总统与军方的关系,明确了总统的权威高于军方。
穆尔西总统在处理行政与司法关系的时候遇到了挑战,11月22日,穆尔西颁布宪法声明,规定总统有权任命总检察长,强调在新宪法颁布及新议会选出前,总统发布的所有总统令、宪法声明、法令和政令均为最终决定,任何方面无权更改。穆尔西随后更换了总检察长,并宣布于12月15日举行宪法草案公投。穆尔西总统“宪法声明”和“宪法公投”不仅遭到司法系统的反对,而且遭到自由派和世俗派的联合反对。埃及法官组织主席艾哈迈德·赞德12月11日说,90%的埃及法官拒绝监督新宪法草案公投。
 
在反对派的压力下,穆尔西首先做出让步,于12月8日宣布废除直接引发宪法危机的扩权声明,但仍坚持于12月15日进行宪法公投;同时,埃及最大的反对派全国拯救阵线12日宣布不再抵制宪法公投。埃及反对派的另一支——尊严党的领导人哈姆迪恩·萨巴希也承诺将参加宪法公投。
 
不管埃及宪法公投是否会如期举行,也不管宪法草案是否通过,埃及国内两大派别的矛盾都不会立即消除。因为,宗教和世俗两派在埃及政治发展上存在明显的分歧,而他们都想对埃及的政治走向施加尽可能多的影响。当然,这种派别纷争对埃及的发展是十分不利的。
 
影响与前景
        此轮埃及国内纷争已经给脆弱的埃及民主进程造成了不利影响,甚至被认为埃及到了内战的边缘。
 第一,冲突将进一步撕裂埃及社会穆尔西总统颁布的宪法声明和随后的举措引发埃及各地穆尔西支持者与反对者的冲突。12月5日晚,开罗附近的冲突导致至少6人死亡,700多人受伤。12月8日,示威者和警方在穆尔西住所外发生冲突,导致7人受伤。12月11日埃及首都开罗的抗议者遭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袭击,袭击造成9人受伤。这些流血冲突加速了宗教与世俗派的矛盾,对于埃及的社会稳定和民众团结是十分不利的。如果埃及国内局势继续不稳甚至恶化,不排除军队进行干预的可能性。
        第二,对埃及经济恢复造成不利影响。经济不景气、就业率低是中东国家变局的一个重要原因,埃及也是如此。埃及是一个文明古国、旅游资源丰富,国内长期动荡对传统的旅游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此次因“宪法危机”引发的混乱局面已经给埃及的经济造成损害,仅11月25日埃及股市下跌9.59%,埃及证交所一天内蒸发300亿埃及镑,埃及目前债台高筑。
        第三,对地区局势造成不利影响。埃及是中东和非洲的大国,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一直发挥着积极的作用。当前叙利亚危机尚未解决、伊拉克派别斗争不断、巴以和平任重而道远,保持埃及的稳定不仅有利于其国内人民,对维护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同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总之,埃及此次“宪法声明”和“宪法公投”只是引起宗教与世俗矛盾的导火线,背后是后穆巴拉克时代埃及国内宗教和世俗两大阵营的矛盾。化解这种矛盾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政治家的智慧,需要各方更多的包容和协商。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政治领导人需要更多地照顾到各阶层、不同宗教团体的利益,以免给埃及未来的发展到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本文的英文版刊登于《中国与非洲》2013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