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访学随笔

发布日期: 2018/10/07  作者:    浏览次数: 22   返回

范东东

(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硕士研究生)



一、肯尼亚初印象

    2017年9月,我有幸成为了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的一名研究生,开始从书本上对非洲这块大陆进行比较完整一个的了解。入学之后不久便听导师说中心将资助学生去非洲实地调研,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很高兴,也很期待能够到非洲进行一次实地的考察,到了今年5月份,经过一段时间的协商之后,今年我们可以去肯尼亚的肯雅塔大学,这得感谢张忠祥老师,正是由于他长期与肯雅塔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保持着友好的往来,肯雅塔大学才会为我们提供方便。


    一切准备工作妥当之后,到了6月27日凌晨,我们一行三人便从浦东国际机场出发,虽然要飞行差不多15个小时,但是由于内心对肯尼亚景象的憧憬而感觉不到困倦。一下飞机便能感觉到阵阵凉爽,与上海相比,内罗毕无疑更为凉快一些。一切都让人感到陌生,机场设施也无法与浦东国际机场相比,和我国西部一些城市的机场差不多,另外海关人员都说着英语,我也就用自己不太标准的英语与他交流。出了机场之后,一眼就看见一位中国人举着写着我名字的牌子,我便知道这就是陈志禄老师为我们联系的卓豪老师,几句寒暄之后,我们便一同乘车去往我们的目的地肯雅塔大学,到了肯雅塔大学后,卓老师先带我们去办理入住手续,由于前面肯雅塔大学的查查教授已经交待过了,所以很快就办理好了。到了肯尼亚,我们就成了留学生,因此住宿条件要比本土的学生好很多,我们三个人被分到了两间卧室里,办理的工作人员对我们也非常热情,这让我陌生的环境中感到很温暖。


    办妥了住宿之后,才发现肚子已经开始咕咕叫了,我们三个便想去买点东西吃,刚到肯尼亚,我们从卓老师那里换了一些当地货币,在肯尼亚使用的货币叫肯尼亚先令,一元人民币差不多相当于15元肯尼亚先令。在来肯雅塔大学之前,我问过2015年来过的师兄师姐们,据他们讲肯雅塔大学里有一个会议中心,里面饭菜还算不错,第二天中午我们三个人便一起找到了那里,是自助餐的形式,每个人350肯尼亚先令,差不多是20多人民币,然后可以任意吃,有牛肉,羊肉,还有米饭,但是米饭很硬,都是一粒一粒的。对肯尼亚当地的食物,我们都不是很习惯,所以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面前,该如何解决这三个月的吃饭问题。我来的时候带了一箱方便面,带了一口小的电锅,我便每顿饭煮一包泡面,就着面包过日子。过了两天,听孔子学院的老师们说他们每周六都会去外面采购食物,我便拜托他们帮我带了一些挂面,老干妈,大葱,而这些东西的价格比国内要高出两倍以上,就这样,每天午饭和晚饭都是煮面条。不过肯尼亚的牛羊肉价格却只有国内一半左右,到后面,我经常会买一些牛肉自己来炒。


二、肯尼亚生活的点滴

    在解决了吃住问题之后,渐渐地不再感觉到陌生,我开始与当地的学生进行接触。他们特别的热情,当我们几个第一天去校园中的学生活动中心时,有几个学生正在教室讨论问题,他们看到我们之后,便很热情地邀请我们每个人给他们讲几句话,我们便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肯雅塔大学校园非常大,而我自己又记不住路,经常会迷路,当我找不到某个地方时,我便去寻求他们的帮助,而每当我问路时,他们就会热情的把我领到我要找的地方,让我非常感动。


    到肯尼亚的第二周,我们与为我们提供了诸多帮助的查查教授见面,教授请我们品尝了当地的早餐,马达及,奶茶,然后为我们写了介绍信,让我们可以用来证明我们身份,进入图书馆等地方。教授也安排我们和肯雅塔大学的另一位教授卡卡伊见面,当卡卡伊教授听说我要研究基贝拉贫民窟时,便叫来了他的一位博士学生,因为那位同学当时硕士论文研究的也是基贝拉贫民窟,他也很热心地帮助我,为我提供了一些材料,当我提出想去基贝拉贫民窟实地看一看时,他也很爽快地答应带我去。于是,在7月的一天,他便带着我,去了基贝拉贫民窟,到了之后,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以前在网上看,路是泥泞的土路,而目前主道路已经得到硬化,也有了路灯,还有各种商铺,通往外面的公共汽车也很方便,总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从基贝拉贫民窟回来,我便决定要去肯尼亚国家档案馆查找自己论文需要的资料,而档案馆距离我们住的肯雅塔大学要四十分钟的车程,虽然去基贝拉时我已经坐过他们当地的公交车“马塔土”,但那次有当地的那位博士带我,我一个人坐还是有点不安,办好了会员证之后,我便可以进入肯尼亚国家档案馆查找资料了,里面的工作人员很热情,当我向他们提出我需要基贝拉的档案时,他们便教我如何在电脑上检索,我检索到了很多关于基贝拉的资料,这让我很高兴,也便觉得每天坐马塔土赶路很值得。就这样每天上午从学校到肯尼亚国家档案馆,下午再回去,持续了一个月左右,我搜集到了大量关于基贝拉的资料,感到很满足。


    目前在肯尼亚的华人已经不在少数,某一天我乘车时,遇到了一位来自四川的在肯务工人员。他告诉我,他到肯尼亚已经8年了,他刚来时,华人还不多,在街头远远看见一个华人,也会跑过去打招呼,而现在内罗毕的华人已经很多。他说他女儿今年暑假也到肯尼亚来看他,听说我去过基贝拉之后,便请我带他和他女儿再去一次,于是我又第二次去了基贝拉,只不过这次我成了“向导”。两次到基贝拉的走访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第二次,我们走进了正在上课的幼儿园,孩子们都非常乐观,也非常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


    从刚到肯尼亚时的不习惯,慢慢地我开始了解肯尼亚,了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他们大都非常热情乐观。肯尼亚人语言天赋极好,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熟练使用英语和斯瓦西里语。肯尼亚人喜欢唱歌和跳舞,在肯雅塔大学,他们经常举办一些晚会活动,学生们跳舞唱歌,连一些马塔土的售票员,在招揽乘客的间隙也会唱歌。肯尼亚人风趣幽默,热情洋溢,充满欢声笑语。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转眼到了9月份,我也快要回国了,但是这时心境却与初来时完全不同,我已经喜欢上了肯尼亚的风光。在我回来之前,查查教授特意带我到内罗毕,找了一家中国餐馆,请我吃饭,这令我十分感动。我相信在肯尼亚的三个月,将会是我人生中一份十分珍贵的经历。


    最后,我想对导师张忠祥老师的帮助表示感谢,对陈志禄老师帮我们联系孔院的老师表示感谢,对孔子学院的老师们表示感谢,对查查教授表示感谢,对关心我的父母表示感谢。正是由于你们的帮助,使得我的肯尼亚之旅更加美好。



(宿舍旁的小道)



(马达及和早餐)




(宿舍)


(基贝拉里的幼儿园)


(基贝拉孩子在游戏)




(肯雅塔大学校园)



(与肯尼亚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