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非洲潜在的债务危机是局部的和可控的

发布日期: 2018/08/29  作者:    浏览次数: 11   返回

张忠祥

(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朱比利债务运动”(Jubilee Debt Campaign)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一些国家的债务在过去两年内增加了50%,成为2005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就非洲潜在的债务危机也发出了警告,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声称,“由于大量举债、赤字攀升,撒哈拉以南非洲一些国家陷入债务困境的风险越来越大。”事实上,此次非洲债务危机是局部的,存在债务高风险的非洲国家约12个,仅占非洲国家总数的22%。此外,同历史上非洲债务的最高点相比,目前非洲债务风险也是相对可控的。1999年非洲外债达到3500亿美元,相当于非洲国家(不包括南非)国内生产总值的93%。当前非洲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不到1/3,2015年至2017年,非洲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为27.8%31.1%32.4%

一、当前非洲债务增加的原因主要是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及非洲经济放缓

近年来,由于世界经济不景气,对于大宗商品需求疲弱,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降。以原油价格为例,原油价格从20141月的每桶114.8美元,降至2016年的平均43美元。除原油外,金属原料产品2016年比2015年下降6%。据统计,自2014年来,大宗商品价格指数下跌幅度已超过40%

非洲国家由于普遍存在单一经济结构,因此对于世界市场具有巨大依赖性,世界市场的商品价格消长对于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的影响十分明显。近年来世界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持续的下降,对于非洲经济发展带来了沉重打击,尤其是那些靠原材料出口的非洲国家影响更加明显。非洲经济增长率从原先的年均5%至6%,下降到2015年的3.7%2016年更是下降到1.7%。非洲国家的税收也随之减少,2014年为4990亿美元,2015年为4650亿,2016年减至4440亿美元。非洲国家收入的减少,则反过来影响其债务的偿还能力。加上美元走强、非洲本国货币贬值的影响,更加重了一些非洲国家的债务负担。自2014年来,美元升值幅度已达15%。非洲一些国家则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货币贬值,如莫桑比克货币梅蒂卡尔对美元贬值56%,安哥拉货币宽扎贬值41%


       二、中国对非洲的投融资是互利的,它促进了非洲的发展

任何国家在经济起飞阶段、特别是工业化起步阶段,都需要融资支持。没有资金保障,非洲工业化和现代化很难实现。中国并不是非洲国家主要债权方,中国对非洲的融资支持主要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和生产性领域。中国企业在非洲建设了很多公路、铁路、港口、机场、通信等基础设施项目,极大地改善了非洲的经济发展环境,帮助非洲“筑巢引凤”,吸引外资,增强自身“造血”功能。

中国对非贷款多是优惠贷款,利率较低,加上中国基建企业的三大优势——性价比高、行政审批流程快、既保障工程质量又保工期,为相关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成本,为当地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通过改善非洲的基础设施以及在非洲投资设厂,中国投资推动了非洲的经济增长。这一点,也被国际社会所认可。20176月,麦肯锡报告《龙狮共舞》指出,中国对非投资和商业活动为当地带来了三大经济红利:一是创造就业和技能培养。1000余家受访中国企业的雇员中,89%都是非洲本地人。二是知识和新技术的转移。中国企业通过向非洲各国引入新产品和技术,推动了非洲市场的现代化进程。过去3年间,约48%的中国企业向非洲大陆引入了新产品或服务,36%的企业引入了新技术。三是融资和基础设施开发。中国低成本的融资渠道和明显改善基础设施被非洲方面所普遍肯定。

  中国对非洲的投融资是互利的,是在帮助非洲发展,实质上有利于缓解相关国家的债务负担。因此,“中国加重非洲债务负担”的说法是明显缺乏根据的,也是站不住脚的。

  

       三、解决非洲债务问题的根本出路是发展经济

当前,非洲债务比较沉重的国家,往往是那些经济结构单一、依赖资源出口的国家,如南苏丹和莫桑比克等。所以,对非洲国家来说,实现经济多元化、探索自主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非常重要。事实上,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开始探索经济转型,以实现经济多元化,其途径是发展基础设施,释放私营部门的潜力,帮助劳动者提高技术,创造就业机会,尤其给妇女和青年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等。在强调经济多元化、克服单一经济结构方面,在非洲是有许多成功的案例。比如东非国家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卢旺达、坦桑尼亚等国,20152016年的经济增长率均有很好表现,超过了许多非洲富矿国的经济增长率。在2015年非洲发展速度最快的5个国家中,没有一个是依靠自然资源的富资源国,它们都是缺乏自然资源的国家,依靠经济结构调整,改造单一经济结构,推动经济综合发展,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埃塞俄比亚、科特迪瓦和卢旺达的经济增长率高达10.2%8.8%7.1%。以埃塞俄比亚为例,其自然资源并不丰富,该国政府大力建设工业园区,以此作为国家2025年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埃塞在工业园区中重点建设纺织、皮革、农产品加工和药物项目。通过工业园区建设,埃塞力争成为非洲轻工业制造中心。

此外,解决债务问题,需要坚持集约发展理念,坚持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和促进非洲产业发展同谋划、同推进,坚持既追求项目的经济社会效益、也注重增强非洲国家的自主可持续发展能力,全力防止非洲国家增加债务负担。中国也注意到这个问题,2018年7月,在对塞内加尔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塞内加尔《太阳报》发表题为《中国和塞内加尔团结一致》的署名文章,提出:“中方愿在科学规划、经济可行、循序渐进基础上,同塞方加强沟通和合作,确保融资可持续。”

   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逐步好转,非洲经济总体上正在企稳回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8年和2019年非洲经济增长率分别将达到3.4%和3.8%。因此,有理由相信:随着非洲经济重新回到增长轨道上来,非洲一些国家潜在的债务危机也将得到缓解。本文的英文稿发表在《中国与非洲》2018年9月号,即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专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