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何烈辉:我在非洲建经济特区

发布日期: 2021/01/07  作者:    浏览次数: 10   返回

“走上中非贸易这条路是个巧合。二十年前,我的人生理想并不是去经商,而是希望能够做个法官,维护人间正义。但这二十年来,能够为中非贸易、为中非友谊丰碑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我觉得很荣幸也很开心。”在复旦大学举办的第四届“一带一路”与全球治理国际论坛上,达之路集团董事长何烈辉在接受中国一带一路网采访时说道。


尼日利亚的中国酋长

2004年,尼日利亚政府授予何烈辉“酋长”头衔,他是第二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酋长制度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比较普遍,在广大乡村地区,酋长拥有强大的势力。现代以来,为了安定局势和稳定政权,大多数非洲国家保留了酋长制并加以改造利用,以便政府管理乡村地区。

很多人想像中的酋长,似乎是面染油彩,穿着华丽的传统服饰,佩戴着羽毛帽子。“实际上很多只是传说而已,对我而言并不会带来实际的改变,授予外国人酋长头衔其实只相当于一个荣誉称号。”何烈辉说,“我更多地是把‘酋长’看做当地政府对我的认可和鼓励。之所以授予我这个头衔,是因为我帮助促进了一些尼日利亚和中国企业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合作”。

二十年来,何烈辉帮助了几百家中资企业到非洲各国投资经商,也帮助上百家非洲企业到中国经商,带到中国考察的非洲客户上千人。“多的时候一年要接待上百位非洲客户,后来我想中非企业既然都想互相了解市场,干脆办个大会把大家约在一起。”何烈辉说,“一开始我是点对点帮中非企业牵线,但通过举办非洲投资高峰论坛,效率更高、效果更好。目的就是希望中非企业能够多沟通、多交流、多了解;沟通交流多了合作自然也就多了。”

但就在20年前,何烈辉刚踏上非洲大陆的时候,他全部身家也只有700美元。他是靠什么在非洲成长的如此迅速?

1999年,何烈辉从上海海事大学法学专业毕业,辞去法院工作后,他踏上非洲。“我父亲在非洲博茨瓦纳做生意,但不会英语,希望我去帮助他。很不巧,他在的国家因为签证原因我没去成,只好一个人前往非洲西部的加纳。”

2000年底,何烈辉辗转来到尼日利亚。“刚到非洲的时候正值国家鼓励对外投资,不过当时在非洲的中国企业并不多。创业过程中,有一些困难也是必经之路。”何烈辉说道,“刚到非洲的时候资金非常缺,还有文化上的差异。非洲本地的供应链在当时也非常薄弱,原材料、一些基础设施都是问题,但我们都慢慢的适应和克服。”

帮助何烈辉打开非洲市场的是他的守信和重义。“尽管文化上可能会有差异,但是人和人交往我觉得最根本的就是将心比心,互相尊重。”2001年,何烈辉在尼日利亚接到了第一笔大订单——七十万美元的面料订单。但他对面料的知识不怎么了解,等他发现出口到尼日利亚的布料在质量上存在一些问题时,客户已经要求赔偿了。

何烈辉承担起了巨额赔偿金,但也让客户认可了他信守承诺和敢于承担责任的品质。此后,这个客户为他介绍了源源不断的客户。口口相传的美誉,为何烈辉在非洲奠定了经商的基础。从尼日利亚起步,他将生意拓展到了非洲多个国家,经历各种艰难考验,何烈辉的事业也逐步做大了。


在非洲建“经济特区”

2014127日,在吉布提共和国总统见证下,何烈辉和吉布提共和国总理签署了吉布提共和国政府授权达之路集团在吉布提设立“经济特区”的备忘录。


 2014127日在盖莱总统见证下何烈辉和吉布提总理签署设立经济特区的备忘录。(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吉布提位于非洲东北部亚丁湾西岸,1977627日,正式宣告独立成立吉布提共和国,虽然贫穷人少,但地理位置尤为重要。吉布提所在的中东地区是“三洲五海之地”,它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上,扼守亚丁湾,横锁苏伊士运河出口,与波斯湾遥遥相对。

2012年,吉布提就有了设立经济特区的构想。当时吉布提总统到访中国,我有幸得以见面,他邀请我们到吉布提设立经济特区。希望能借此吸收中国深圳、上海浦东经济建设的成熟理念和成功经验,把吉布提建成非洲的深圳、新加坡、香港或迪拜。”何烈辉说道。

吉布提经济特区是我国首个民营企业在非洲国家被授权建立的经济特区。依照备忘录和后续文件的约定:达之路集团享有租借经济特区相关土地90-99年不等的权利。吉布提政府授权达之路集团在经济特区修建机场、海港、船舶修理中心,设立金融、电信和医疗中心等权利。经济特区的建设施工无需经过吉布提政府审批,由达之路集团根据中国的标准和规范自行决定。这也决定了这一经济特区实际上是一座城市,达之路集团不仅是一个投资者,也是经济特区的管理者和运营者。

二十多年来,何烈辉为中非两国间的企业牵桥搭线,一心推动中非经济贸易发展。除了企业家,不少非洲国家的政要也通过何烈辉对中国有了更深的了解。

2020年疫情期间,达之路集团分别向埃塞俄比亚、津巴布韦、坦桑尼亚、博茨瓦纳等国政府捐赠了一批口罩和一些快速检测试剂,以及捐款给坦桑尼亚在华留学生,助力非洲抗疫。



中国企业踏上非洲前,要做足功课

  

“非洲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地方,有着13亿多的人口,54个国家,各个国家的发展状况很不一样。而发展的不平衡和差异性就是非常大的商机,我们可以去填补产业、行业的空白。对中国企业来讲有非常多的机会,但是非洲也有一些风险,需要我们考虑。”何烈辉表示。

  

“比如有个别国家目前政治风险比较大,进入这些市场要谨慎;有些国家的治安不是特别好,需要考虑人身安全等风险问题;有些国家外汇管制比较严格,需要考虑商业和政策风险。”

“所以我的建议是在中国企业去一个国家投资之前,能够先多去几趟实地考察和感受一下,然后再去投资。投资我也建议从小到大,一步一步来,可以贸易先行,产业跟进,走得稳一点。

“另外,到了本地以后,企业要尽可能的本地化,多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中资企业可以和本地企业成立合资公司,在业务上多合作,尽可能融入当地社会,把自己企业的发展和当地经济的发展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够走得更远。”何烈辉说道。

“人生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道路要选择,也有各种困难和挑战需要面对。我现在回头看看,走从事中非贸易这条路,能为促进中非交往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我觉得很开心,也学到了很多。我会一直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本文刊载于《中国一带一路网》2021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