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人文】殖民主义在非洲:葡萄牙人的探索与扩张|中国投资

发布日期: 2020/12/03  作者:    浏览次数: 10   返回






导 读

在15世纪初到16世纪末的近两百年时间里,以葡萄牙人为代表的欧洲人在非洲各处沿海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与扩张,因为当时欧洲殖民者的力量还远不足以压制非洲人,更多的时候他们是要努力寻求非洲人的善意

葡萄牙人航船的推进

葡萄牙人贸易的曲折与困难


1415年葡萄牙人攻占休达(Ceuda)被后世认为是近代西方殖民非洲的起点。实际上,1415年的这场事件不过是此前伊比利亚半岛基督教力量与北非伊斯兰教力量长期拉锯争夺的一种延续,而这个起点本身也并不高。1415年时的葡萄牙人显然不会想到他们会在之后的百余年时间里建立起一个涉及亚非拉三洲的殖民大帝国,他们当时比较明确的目标是尽可能地扩展贸易。不过,寻求贸易扩展的路也是异常曲折、艰辛。

  

葡萄牙人航船的推进

15世纪上半叶,在恩里克王子的主持下,葡萄牙人在航海发现方面取得了多项突破。到恩里克王子逝世时,葡萄牙人的航船已越过了博尔加多角(Cape Bojador)、塞内加尔河(Senegal River)河口、布兰科角(Cape Blanco)、佛得角(Cape Verde)。在恩里克王子逝世的当年,葡萄牙还专门组织人手对几内亚海岸进行了探查。

1469年,葡王将开发几内亚海岸的特许权授予费尔南·戈麦斯(Ferno Gomes)。不久后,戈麦斯派出的人“发现”了埃尔米纳(Elmina)。1471年,葡萄牙人的航船首次穿越赤道。1471年至1481年间,圣多美(So Thome)、普林西比(Principe)、费尔南多波(Ferno do Po)等先后被“发现”。1483年,迭戈·加奥(Diogo Co)到达刚果河河口,并与刚果王国的统治阶层人士发生接触,建立了比较和平友好的联系。

1486年,迪亚士绕过了好望角,并航行至大鱼河(Great Fish River)河口。由此,葡萄牙人的航船开始从大西洋进入印度洋。迪亚斯带着找到了非洲大陆最南端并且在绕过之后有一片宽广海洋的消息回到葡萄牙,葡王非常重视,并决定再派一支队伍去进一步弄清情况。

1497年,达伽马船队启航。在绕过好望角后,达伽马船队先是抵达莫塞尔湾(Mossel Bay),在那里遇到了一些骑在牛上的霍屯督人(Hottentots);而后又到了纳塔尔(Natal),葡萄牙人可以望见岸上的草地和山林。1498年1月,达伽马船队抵达林波波河(Limpopo River)河口地区,一个懂一点西非海岸黑人语言的葡萄牙人被派上岸去与当地人交流,发现西非海岸的黑人语言与这里黑人的语言多有相通之处;随后,达伽马船队到达克利马内(Quelimane)地区,发现这里的居民裹着腰布,独木舟上有小毯子做的帆,他们还能说一点阿拉伯语,其中有一些人肤色较淡。3月,达伽马船队遇上了一支小船船队,船上都是黑皮肤的人,但是穿着成条的印花布服装,裹着头巾,佩着弯刀和匕首。这些人误以为达伽马一行是土耳其人,所以表现友好,但不久后就发现葡萄牙人是基督徒,因此双方关系迅速转冷并发生了武装冲突。4月,达伽马船队抵达了蒙巴萨(Mombasa),葡萄牙人抱有疑虑,当地人也保持警惕,所以达伽马船队并未入港,而是继续航行去了马林迪(Malindi)。马林迪由于与蒙巴萨敌对,所以愿意与葡萄牙人交好,他们热烈欢迎葡萄牙人,并为葡萄牙人去印度提供了帮助。

达伽马航行归国后,葡萄牙人加强了在东非海岸的活动。1505年,弗兰西斯科·德·阿尔梅达(Franciso d’Almeida)被任命为第一任印度副王。阿尔梅达带领葡萄牙人征服了基尔瓦(Kilwa),在基尔瓦建立了一座堡垒,并将一位当地人士扶上基尔瓦王位,使其成为向葡王效忠纳贡的“封臣”。随后,葡萄牙人又把矛头指向蒙巴萨,在蒙巴萨进行了屠杀和洗劫,除掠得一些奴隶外,还将大量商品运往莫桑比克岛。而马林迪人在见证了蒙巴萨的命运之后,再次热烈地表达了与葡萄牙人交好的意愿。同一年,葡萄牙人还在索法拉(Sofala)建立了堡垒。1506年,两支葡萄牙舰队进入印度洋,他们探查了马达加斯加海岸的部分地区,并在莫桑比克岛和马林迪停留,还帮助马林迪惩罚了一个叫奥加(Oja)的城镇。随后葡萄牙人又去往拉木(Lamu),拉木的统治者已知晓奥加的结局,只能向葡萄牙人臣服。1507年,葡萄牙人在莫桑比克建立商站,并准备将其打造为东非沿海的一个集散中心。

15世纪末16世纪初时,葡萄牙人已在西非大西洋沿岸的一些地方建立了立足点,同时在东非印度洋沿岸的一些比较成熟的贸易港口地区初步形成了具有控制性影响的地位。

葡萄牙人进入印度洋后的推进

葡萄牙人贸易的曲折与困难

葡萄牙人在非洲海岸不断地探索和扩展,其主要目的是寻找贸易机会,特别是寻找可获取贵金属、香料等商品的贸易机会。但是,这一过程并不顺利,最终的结果也并不如葡萄牙人的预期。

14世纪时,葡萄牙人就已经在西北非海岸掠奴,并与塞内冈比亚地区(Senegambia)的一些村庄和酋邦开展贸易,但贸易的额度和贸易的商品都不能让葡萄牙人满足,非洲方面能提供的要么是当时需求还不突出的奴隶,要么是一些葡萄牙人看不上的东西。葡萄牙人一直尝试掌控西非的黄金贸易,但并没有成功,因为西非的黄金贸易已有自己的体系,而葡萄牙人的力量并不足以完全改变这个体系。1482年,葡萄牙人在埃尔米纳(Elmina)建立了一座设防商站,试图垄断黄金贸易。进入16世纪后,埃尔米纳已成为西非的一个重要商业据点,但垄断黄金贸易的目标却并没有达成,因为当地的一些商人有时会通过自己的途径进行贸易,而并不是都通过埃尔米纳。埃尔米纳总督曾对此实施打击,惩罚了当地的一些商人,但葡王得知后,要总督不必如此,因为当地的商人为商站提供给养,用他们的独木舟和仆人为葡萄牙人运输物资,并且还大量购买葡萄牙人的商品,葡萄牙人对他们有依赖。

绕过好望角后,葡萄牙人与霍屯督人接触并进行了一些贸易,主要是用一些小商品从霍屯督人手中换取食物和小件象牙制品。葡萄牙人曾向霍屯督人展示金银制品、珍珠和香料,询问他们是否有关于这些资源的信息,但并没有得到有价值的回答。

在进入莫桑比克南部一带时,葡萄牙人开始发现比较明确的贸易机会,当地的居民对葡萄牙人的亚麻布特别感兴趣,但他们能提供的只有葡萄牙人并不是特别感兴趣的铜。

直到进入东非沿海的城邦区后,葡萄牙人才发现了巨大的贸易空间,其中东南非内陆的黄金更是让葡萄牙人心驰神往。然而,要掌控原由这些城邦操持的贸易并从这些贸易中获取实质性的利益却并不容易,从内陆获取黄金更是面临重重困难:内陆的人不会主动把黄金交给葡萄牙人,葡萄牙人一时也没有能力像阿拉伯商人那样深入内陆获取黄金。但就是在这种尴尬局面下,远在欧洲的葡萄牙统治者却还试图实施垄断,特别是对根本无法垄断的黄金贸易实施垄断。如要实施这种垄断,葡萄牙首先要有足够的船只和人员进行巡逻以威慑和惩罚“走私”者,但当时葡萄牙人并没有足够的船只和人员,只能在索法拉和基尔瓦部分地执行这种垄断。而且,垄断政策的执行最终促使一些人不再来索法拉和基尔瓦做生意,因为东非海岸还有其他的港口,这反倒是导致了整个贸易的下滑。当时,葡王派往东非海岸的官员中,有的坚决要执行葡王的垄断政策,有的则意识到不能这样做,这也造成了一些冲突和反复。

可以说,葡萄牙人在非洲的贸易拓展一直是磕磕绊绊。根本原因在于,葡萄牙国小力弱,既没有足够强大的武力实施自己想要的贸易垄断,更没有贸易垄断和扩展所需的雄厚的资本和贸易商品生产能力。特别是到了后来,非洲方面的不配合或者抵制带来的麻烦已经比较容易解决了,但在其他欧洲国家如荷兰、法国、英国的陆续介入和竞争时,葡萄牙却无法有效的应对。

位于今莫桑比克的圣塞巴斯蒂安堡

位于今加纳的埃尔米纳堡

结语

在15世纪初到16世纪末的近两百年时间里,以葡萄牙人为代表的欧洲人在非洲各处沿海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与扩张,这些探索与扩张总体上仍是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因为当时欧洲殖民者的力量还远不足以压制非洲人,更多的时候他们是要努力寻求非洲人的善意。

但是,非洲方面存在一个很大问题,那就是他们没办法提供足够的能保证与欧洲人进行可持续的互利贸易的商品。在非洲的这种特征背景和欧洲的发展变化推动下,非洲人作为商品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大西洋奴隶贸易逐渐“兴盛”起来。


作者:刘伟才,系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副主任、副教授

本文刊载于《中国投资》2020年11月号